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9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感情】擒不禁的愛(104)

二:借;造船過河不如借船過河。趨勢,無法阻擋;便服

穆宇軒本無責怪她的意思,此刻見她如此難過,
知她想起後來,將她緊摟在懷裏,低下頭,勸解道:
“不要説對不起,也不要難過,我從來都沒有怪過你,
你能回到我的身邊,已經是我最大的滿足……”

抬起頭,她美麗的眼睛閃爍著不敢置信的驚喜:“你想起來了嗎?”

與她對視,穆宇軒輕笑,“我從來都沒有忘記過你……”

她臉上的表情由驚喜轉為疑惑,由疑惑轉為惱火,
用力掙脫出他的懷抱,後退一步,“你騙我……”

他上前一步拉起她的手,對她吐露心聲:
“對不起,是我騙了你,但那時,我實在是太恐慌……”

見她眼睛裏充滿疑惑,他接著解釋:“當我醒來後,
我發覺我的身體僵硬得無法控制,我以為我的一生都會這樣度過,
我不想讓你因此而可憐我,同情我,在你的誤會下,
我想假借失憶裝作對你再無感情將你趕走,

後來醫生説我身體活動不會受限,
於是我再度假借失憶來問你為什麼來到我身邊,
就是想知道你真正的心意……情情,我知道,我不應該騙你,
但我真的太害怕,我怕你是因為善良才來照顧我,
我害怕我病好後你會再次從我眼前消失,
我怕你從此離開我的生活……與其那樣,我寧願彈片永遠留在我腦裏……”

痛苦的雙眼,痛苦的神情,痛苦的聲音,讓鍾情終於忍不住,
投進他的懷裏,像怕再度弄傷他的心一樣,輕輕地靠在他的身上……

她的宇軒,寧願將自己推開也不願意拖累自己,
他的宇軒,居然在得知自己身體無恙後會因她的離去而恐慌……罷了,
她不想計較,他是那麼愛她,她還要什麼呢?
況且那個深愛她的宇軒從來都沒有消失,
他對她的愛也從來都沒有忘記,她還求什麼呢?

緊緊擁抱在一起,兩顆心再也沒有距離……

午餐過後,兩人一併要了晚餐打包。怕累到穆宇軒,鍾情要直接回公寓,
雖然穆宇軒説他的身體已經沒有任何問題,但她仍然堅持要他多休息,
看著她煞有介事的模樣,穆宇軒想起她作自己助理時的一本正經,
不由失笑,只好隨她。

鍾情不知道這段時間穆宇軒為什麼會憔悴,明明兩個人一起睡一起醒,
連她這個覺主都精力充沛,毫無倦意,
偏他總像沒休息好一樣神情略有萎靡,
回到公寓後趁著下午無事,鍾情讓他回房補覺。

分房而睡,終於不用遭受美色在懷卻無法享受的折磨,
下午,兩人都美美地睡了一覺。

傍晚,當睡足的穆宇軒醒來後,看鍾情正在廚房忙碌,晚餐全是成品,
只要用微波爐依次加熱即可,期間,她在洗路上買回的水果。

眼前的景象又讓他想起上次住在這裡的情景,心,再度癢癢的,
伸手將她從後面抱住,她直起身,溫順的靠在他的懷裏,“你醒了?”

低下頭,他“嗯”聲答應,溫馨的感覺讓他控制不住地在她脖頸間輕咬輕吻,
美妙的氣氛漸漸縈繞在兩人之間……

他的手,自她腰間緩緩向上移動,她的身體,雖然緊繃卻未有絲毫的抗拒,
感覺到她的順從,他的熱血漸漸沸騰,罩住了她的柔軟,
讓他不由輕輕的揉捏……可是,衣服的阻擋令他得不到滿足,另一隻手,
伸進她的衣內……她急促的呼吸讓他知道她的慌亂,
她繃直的身體讓他知道她的緊張,俯在她的耳邊,他輕輕的呢喃:
“情情……情情,我愛你……”

她的豐滿,是那樣的柔軟,那樣的高聳,讓他忍不住的迷戀,
忍不住的揉搓,忍不住的緊貼在懷……

隨著他的忘情,隨著他的忽略,
她不知有什麼硬物自後面硌住她的腰令她極不舒服,本能的回手去摸,
摸了兩下之後突然明白,馬上像燙到手一樣立刻鬆開。

她的手在剛剛碰觸上他的慾望之時,穆宇軒的大腦“轟”的一下炸裂開來,
接著強烈的快感讓他渴望她繼續的動作,察覺到她欲抽離,
他本能地一把將她拽住,按在自己的熾熱處不動,口中渴求出聲:“情情……”

她羞愧的要死,她居然無意間摸到他的那裏,
他的按住不動讓她更加的羞怯難當,
可隨著她的無法掙脫他竟漸漸帶著她的手伸向他的衣內……

意識到他要幹什麼,她終於羞得無地自容,
用盡全力掙開他的手,倉皇逃回臥室……

留在原地的穆宇軒極度沮喪,他不想侵犯她,不想嚇到她,
卻在面對她時總是控制不住身體的衝動,她的順從讓他歡喜,
她的配合讓他沉醉,可是她的無意觸碰讓他慾火焚身,
無法自持……直到將她嚇跑,他才後悔不已。

慾望,伴隨著他的深深自責已消失得無影無蹤,留下的,
只有無盡的懊惱沮喪……

很久很久之後,鍾情的屋內仍舊毫無動靜,
怕她羞得就此連晚飯都不出來吃,穆宇軒硬著頭皮去敲她的屋門:
“情情,出來吃飯。”

她在裏面沒有應聲,稍等片刻,
他再開口:“情情,對不起,先吃飯吧。”

門,從裏面打開,她的頭低垂得厲害,讓他看不清她臉上的神情,
可她慢騰騰的動作令穆宇軒的心不由得陣陣發緊,“是我不好。”

抬起頭,鍾情的臉紅得像個蘋果,
滿含羞澀的眼睛看了他一眼便迅速逃離,
可嘴角那微微翹起的羞澀笑意讓他心中一寬,
再次放低態度:“別生我氣。”

視線再度與他對上又再度逃離,
但嬌羞的笑臉與吐出的話語卻讓他無比的開心與釋懷,她説:“我沒生氣。”

警報解除,兩人在羞澀與寬慰中繼續享受美好的二人世界……

鍾情的睡眠品質一向超好,也許是下午睡多了,
讓極少起夜的她竟會半夜醒來,迷迷糊糊,她想去趟洗手間回來再接著睡,
睡眼朦朧中,她摸進洗手間,隨手將燈打開,卻在燈亮後嚇得當場呆掉……

而穆宇軒的精力一向充沛,白天極少睡覺,
下午的一大覺讓他在今夜更加的難以入眠,在網上掛到淩晨,
想著明天上午還要乘機,雖然不睏,他還是去沖澡準備休息。

借著窗外傳來的淡淡光線,黑暗中他開始沖澡,
反正三五分鐘解決的事,他也懶得開燈,
洗漱完畢才發現沒有他的浴巾,未在意,準備自然晾乾,
就這樣赤身裸體的向外走。
可他怎麼也想不到二十幾天來每晚睡得和死人一樣的鍾情
竟然在這個時候起夜,燈大亮的一剎那,兩人平均被震得當場石化。

幾乎同一瞬間,穆宇軒本能地將手擋在身前,
鍾情則“啊”聲大叫後掉頭就跑,結果跑得太急加之慌不擇路,
一頭撞到了門框上,力度大得將她直接彈倒在地,
疼痛讓她不由“啊~”叫出聲。

穆宇軒看鍾情摔倒在地,也顧不上其他,兩步走到她的身邊蹲下,
口中焦急詢問:“怎麼樣?摔到哪兒了?”邊問,邊將她扶起
,她早已羞愧得要死,根本顧不上哪兒疼,
只是一個勁的搖頭:“沒事,沒事……”

不敢看他,可低垂的目光卻無意間瞥見他的私密之處,那裏,
茂密無比,碩大的某物正在休息,一瞥之後,目光逃離,
臉在瞬間幾欲滴血……

穆宇軒開始只顧擔心她是否摔傷,並未注意其他,
待看到她紅得快要出血的臉龐和無處閃躲的目光,
也隨即明白她為何如此,目光一垂,
落在了她因摔倒而露出的半個乳白渾圓,喉間剎那發乾,
全身的血液瘋狂咆哮,慾望之火瞬間點燃,身不由已,擁她入懷……

他的吻,熱烈而霸道,氣勢如虹,勢不可擋,讓她毫無招架之力,
唯有一路的退讓與順從;他的手,像火一樣在她身上游走,點燃熱情
,播種慾望;他的堅挺,勇猛直前,毫無懼意,表達著自己最迫切的渴望……

她的心,慌亂不堪,狂跳不止,他的吻與以往任何一次都不一樣,
濃濃的慾望,霸道的佔有,帶給她恐慌,也帶給她瘋狂,他的手,
在她身體上下游走,讓她止不住的顫抖,止不住的窒息,
而他的那裏,早已堅硬無比,令她心悸,令她好奇……

感覺到她呼吸不暢,穆宇軒放開了對她的佔有,眼前的鍾情,
雙眼微睜,目光迷離,臉帶紅暈,道不盡的嬌羞。

情難自禁,無法自控,抱起她,走向她的臥室,衣服,
早已淩亂不堪,放她在床時直接拽去,感覺到她微微的顫抖,
他心生憐惜:“情情,會很疼……”

借著洗手間反射出的光影,半明半暗裏,他看不太清她的眼神,
似迷離,似羞怯,似柔情,似愛意,但無論如何,他知道,她不抗拒。

強壓下躁動不安的激情,他親吻她的身體,第一次,
他必須做足前戲,否則,她疼痛難忍,他心疼難忍。

無盡的愛撫,不住的親吻,她的身體讓他迷戀,讓他歡喜,
他從未敢想過,原來享用她會是這樣的美好……忍不住的輕含,
忍不住的深嘗,忍不住的噬咬,忍不住的磨研,她的嬌聲,
低沉壓抑,美妙迷人,痛苦並快樂,害怕並渴望,有如天籟之音,
有如幻境魔曲,讓他,迷失自己……

俯上她的身,備受煎熬的他溫柔道來,“寶貝,我要來了……”

“嗯……”氣息不穩,她喘息答應。

穆宇軒任雙肩被她死死的掐住,慢慢地,緩緩地,幫她,成為自己的女人……

雖已有所準備,她仍未料到會巨痛如此,極力壓抑下還是忍不住悶哼出聲,
卻聽得穆宇軒心痛不已,停在原處,他不敢再動,手輕撫上她的臉,
“寶貝,忍忍,很快就會過去。”

她努力揚起笑臉安慰他:“不疼,宇軒,我願意給你。”

心底,無盡的動容有如海嘯般翻滾涌擠,他的寶貝,
將會是他此生最愛的女人,他的寶貝,將會是他用一生去呵護的女人,
“情情,我愛你……”

昏暗中,她的笑容是那樣的滿足,那樣的甜蜜,“我也愛你……”

感覺到她身體的漸漸放鬆,他帶著她慢慢感受快樂,
他要在她身體裏烙下痕跡,他要成為她不變的永恒,他要深深的紮根,
他要水乳的交融……她的快樂是他的驕傲,她的神迷是他的自豪,
他要讓她知道最美妙的感受,他要讓她體會最銷魂的味道,
他要和她一起在幸福的雲端遨遊,一起在激情的海洋徜徉……

終於在她魂飛體外苦苦掙扎之時,
他噴涌而出的慾望一衝九天……意識,飄飄散散,魂魄,悠悠蕩蕩……

不知多久,輕輕地,他問:“還疼嗎?”

儘管全身各處酸疼無比,儘管下腹火辣巨痛,
她仍然故作輕鬆,為他展露笑容:“我願意……”

將她緊擁入懷,深吻不息,他深愛的女人,他最愛的女人,
經過他的洗禮,終於蛻變成熟,終於羽化成蝶,
終於變成,他的女人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機場大廳,小劉看著戴著墨鏡,
換了新髮型的穆總與數月未見的鍾情一同步出,很是意外,
但快捷的反應讓他未露出任何異樣,反觀穆宇盈,
到是一幅見怪不怪的模樣,笑嘻嘻地對向兩人:“歡迎回來!”

將花遞給鍾情,悄悄低語:“辛苦你了,小嫂子。”

鍾情頓時變成個大紅臉,怒也不是,惱也不是,
偷偷向穆宇軒望去,他正與小劉説話並未注意,
她回過頭對著穆宇盈佯怒道:“再亂説不理你了。”

一如既往的難纏,穆宇盈故作驚訝:“我説錯了嗎?
那我問問穆宇軒。”話音剛落,馬上提高嗓音:“穆宇軒……”

穆宇軒回過頭,
看見氣急敗壞的鍾情正手忙腳亂的把宇盈的嘴捂住,
不由失笑,“你們倆個幹什麼呢?”

用力將捂在自己嘴上的手拽開,穆宇盈大笑著告狀:
“你都看見了,她不讓我説話……”

看著鍾情羞紅的臉龐,穆宇軒豈會不知道自己妹妹的頑劣本性,
當下,走回到鍾情身邊伸出手臂將她攬進懷裏,
笑斥宇盈:“一定是你先欺負她。”

穆宇盈將手撫上額,轉過身,一邊向外走一邊哀嚎:
“我不過是説了句實話,竟然一個動手一個動嘴,
天理何在,公道何在……”

穆宇軒毫不在意,低聲對將頭快垂至胸前的鍾情説:
“別理她,我們走……”

車開到鍾愛公寓樓下,鍾情顧不上穆宇軒不滿的目光,
簡單打了個招呼,匆匆忙忙逃出穆宇盈的視線,一路上,
宇盈那不懷好意的狡黠笑容就快要將她逼瘋,如果可以,
她寧願跳出車外也不願忍受那種煎熬……

爬到床上,鍾情先給鍾愛打了電話,告訴她自己已到家,
鍾愛正在準備下午召開的每月月初的例行會議材料,
簡單説了幾句,兩人掛斷電話。

自昨早起床後,她全身象被人拆過又重新組裝過一遍酸疼無比,
連走路都像散了架子一樣,
再加上直飛與轉飛的二十幾個小時的飛行,
現在她只想一睡不起,閉上眼,她終於可以重新投入到床的懷抱……

睡得天昏地暗,手機響起,閉著眼睛拿起:“喂……”

“情情……”

聽到是他的聲音,她就忍不住的甜蜜:“嗯?”

“……我想你”

眼睛依舊不睜,笑容卻已展開,“啵……”送上香吻一個。

“出來吧……”

“啊?”她睜開雙眼。

“我在樓下,我想見你……”

立時,她自床上坐起,光著腳快步走至窗臺向下望去,
果然,金色的車旁一個小小的人影正翹首仰望,
忍不住,她答應:“等我……”

鍾情飛速穿衣下樓,像鳥一樣撲進他的懷裏,
穆宇軒早已迫不及待,在擁她入懷的瞬間,便尋上紅唇,
一吐自己的相思之苦,倣若無人之地,兩人擁吻於邁巴.赫旁……

酣暢淋漓地熱吻終於結束,放開了彼此間的纏繞,
卻放不開對她的擁抱,不過剛剛分離兩個多小時,
他便抓心撓肝,坐臥不安,若是每天都要分隔十幾二十個小時,
他要如何才能忍受得了?

在她耳邊,穆宇軒輕輕乞求:“情情,搬過來和我一起……”

猛地搖頭,鍾情立即拒絕:“不行,宇盈會笑死我的。”

他忙解釋:“不住別墅,我自己還有公寓,我們住那兒,
就我們兩個……或者你選個地方,我給你買套房子。”

“不,不用……”她知道他愛她,他什麼都會給她,
但她要的不是這些,想了想,她有些為難:
“我不知道要怎麼和姐姐説。
”雖然姐姐已經知道他們兩人走到一起,但姐姐對宇軒……

看著鍾情糾結的表情,穆宇軒問:“怎麼?你姐姐不喜歡我?”

她苦惱:“也不是,她只是不放心你……”,當下,
便將姐姐看見他脖帶吻痕自塔西婭房間出來及去
丹麥前兩人大哭一場的事向他説了一遍。

穆宇軒這才明白電梯裏鍾愛為何會突邀自己相談,
突然告訴自己鍾情��過去,並讓自己遠離鍾情,
原來一切都是吻痕造成的誤會,
當聽到鍾情為了去找自己而不惜惹姐姐傷心,
雖然鍾愛最終妥協,她卻不願因與自己同住而再惹姐姐生氣。

握著鍾情的雙肩,看著她的眼睛,穆宇軒問:
“你相信那天,我與塔西婭之間是清白的嗎?”

雖然這件事情並未阻擋她追尋穆宇軒的腳步,
雖然她選擇相信他,但鍾情對這件事情仍心存疑惑,
令她每每想起便極不舒服,此刻面對穆宇軒的徵詢,
遲疑一下,她輕輕點頭。

感動,除了感動還是感動,“情情,謝謝你相信我,
哪怕那時你並不接受我,哪怕那時我不知道你愛我,
我也絕不會背叛自己的感情,更不會背叛自己的心……”

穆宇軒將那天在塔西婭房間內發生的一切講給鍾情,
見她聽後久久沒有回應,不由有些擔心,
“怎麼了?在生我氣嗎?”

垂著眼,鍾情緩緩搖了搖頭,心中,除了感慨、
感動還有不安,世事果真不能只看表相,他為了自己,
放棄了那麼優秀的塔西婭,雖然已從令狐夜那裏得知結果,
卻沒料到真正的過程聽起來令她如此地不安,她的宇軒,
如此傑出,如此出眾,卻心甘情願愛著默默無聞的自己,
她的宇軒,如此耀眼,如此奪目,
是不是以後面對的誘惑還會更多……

看她依舊沉默不語,穆宇軒不由焦急,
握著她的雙肩不由大力:“想什麼呢?情情,告訴我……”

收起心中的不安,鍾情衝他笑笑:“沒什麼,我在想,
除了告訴姐姐這件事情的真相,
怎麼樣才能讓姐姐對你的印象更好。”

穆宇軒接話:“這是個需要解決的問題,今天太倉促了,
明晚我作東,請你們姐妹吃飯,
我會讓她看到我的誠心,扭轉她對我的印象。”

見他鄭重其事地對待這件事情,鍾情有些想笑,
也有些感動,他是因為在意自己,
才會緊張姐姐對他的態度,當下點頭答應:“好。”

想想,她又叮囑:“姐姐從小到大對我都非常好,
她所做的一切都是怕我受到傷害,
如果明天她説什麼惹你不高興的話,你不要怪她……”

穆宇軒立刻應允,“我不會讓你為難,
我供著她還來不及怎麼可能怪她……”

鍾情心情不由放鬆一些,接著又説:“我已經向她表明立場,
以她的性格,是不會讓我為難的,
無論我怎麼惹她傷心,她最終還是會幫我……”

將鍾情擁入懷中,穆宇軒輕輕嘆了口氣,
“情情,我會證明給她看,把你交給我,她一定會放心……”
他最愛的女人為了與他在一起,
不惜與最親的親人發生衝突,令他心生疼惜,
他會盡所有努力,不讓她難過……

半響,將鍾情推離一些,
穆宇軒的眼睛閃爍著熱切期盼的光芒:“
你和你姐解釋清吻痕的誤會後,就和她説,
明晚吃完飯搬到我那兒去。”

她嘴角不由含笑,不忍撫了他的意,羞澀的點點頭。

路人已三三兩兩的漸多,怕被回家的鍾愛看見,
兩人進了車裏,坐在後排,穆宇軒將鍾情擁在懷裏,
把玩著她的長髮,他又跟她商量:“你回萬達吧,
接著做我的助理,我沒公佈你離職的消息,
他們都以為你在請假……”

鍾情想起來這件事感到奇怪,問:
“你為什麼不公佈我離職?助理的工作誰來做?”

看著她,穆宇軒據實相告:“剛開始我一直希望你能回來,
也沒公佈你離職的消息,位置就那麼空著,
確定無望後也不願意再提及,就一直拖著,
沒想到老天待我真是不薄,重新給了我一次機會……情情,
你回來吧,金秘書他們兼職也很辛苦……”

鍾情考慮了一下,
財務上的工作通過這幾個月姐姐的指導與自己的實踐,
她已可以獨當一面,重要的是如果回到萬達,
還可以天天見到他,可是……想想,她問:
“如果我回去,你別公開我們的關係行嗎?”

“為什麼?”他不解,也不願意,
他恨不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們兩人在一起,
恨不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有多幸福。

“我不想讓人誤會我是因為你才坐到助理的位置,
也不想讓別人知道你留這個位置給我是因為我們的關係……”
雖然這是事實,雖然她義無反顧的撲進他的懷裏,
可是知道了吻痕的來歷後,對於兩人的將來,
她總是有著莫名的隱隱擔憂,本能地,
她想低調處理兩人的情侶關係。

見他遲遲不應聲,她威脅:“你若不答應,我就不回去。”

聞言,穆宇軒將她緊緊地摟住,“情情,
我想光明正大的和你在一起,
我想讓所有人都知道我們是一對,
我想讓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女人……”

感動著他的真誠,也感動著他的情意,
鍾情將手臂環上他的腰,慢慢説著:
“可我不想讓別人在背後對我指指點點,
也不想讓他們説我有什麼居心,那樣我會很難過……”

他知道,她一直都是個要強的女子,他知道她喜歡工作,
但他真的不甘心作個地下情人,
真的不甘心偷偷摸摸地和她在一起,可是,
他又實在捨不得她難過……斟酌一番,他問:
“我們的關係,什麼時候能公開?”

看穆宇軒已有妥協之意,她隨口説道:“一年,一年之後……”
一年之後,如果我們還在一起,那便公開。

他哀嚎:“一年,一年太久了,半年不行嗎?”

“不行,就一年。”她斬釘截鐵地回答。

“好吧……”一年就一年,也許用不了一年他已將她娶回家,
難道她還想隱婚?

兩人打著各自的算盤,該話題自動略過……

鍾愛在前方不遠處出現,手裏拎著幾樣肉菜,步調悠閒,
神態安詳,難得的,居然還塞著耳機。

看著鍾愛自車邊經過,穆宇軒的心再度不捨,
將鍾情抱至腿上,摟著她的雙臂用力收緊,
像要把她嵌到骨子裏一樣,直到她已無法呼吸,
他才不滿足的鬆開一些,在她耳邊苦惱出聲:
“情情,怎麼辦?這二十多個小時我可怎麼辦?”

摟著穆宇軒的脖子,鍾情笑著輕拍他的後背,
建議:“你回家睡覺,一眨眼,二十多個小時就過去了……”

他輕咬她的耳際以示抗議:“你當我是你,
一覺睡二十多個小時。”

她逗他:“也不知是誰,一覺睡了七十多個小時,
我可是望塵莫及。”

他還自豪:“如果不是睡了七十多小時,
能有美女投懷送抱主動做我女朋友嗎?”

她窘,作勢要起身離開,被他擁住不動,便開口氣他:
“那我也睡上七十幾個小時,沒準醒來後也能把某人忘了。”

他警告:“你敢。”話音剛落,已用嘴堵住她的嘴,
霸道的懲罰,霸道的吻……

良久,良久,戀戀不捨的分開,又緊緊抱在一起,愛情,
真是件甜蜜又痛苦的事,每一次的相聚都覺短暫,
���一次的分離都那麼不捨,吻了又吻,抱了又抱,
終於放手讓她起身。

拉開車門,鍾情回過頭,看見他無比眷戀的目光,不捨,
再度回身,送上一吻,剛要離開,卻被他一把拉回摟住,
臉,在她的髮際處不停的輕蹭。

感受著他的不捨,她安慰他:“很快,明天就見面了。”

他悶聲悶氣:“你真狠心。”

她好笑,“乖啦……”

終於放手,看她下車,離去時回頭甜美的一笑讓他心癢無比,
他真懷疑當初自己怎麼能放得開手……

片刻後,想起某事,穆宇軒拿起電話給令狐夜打了過去:“我回國了。”

熟悉的慵懶聲音自電話裏傳了出來,“呵~,平安歸來,
可喜可賀……身體怎麼樣?”

“什麼事也沒有,好得不得了……”

“聽起來心情不錯嘛,怎麼,那小妞拿下了?”

“哈哈~”穆宇軒的笑聲得意而張揚,高漲的情緒毫不掩飾,
“這次多謝你了,否則那丫頭還不會開竅。”

“哈哈……恭喜你終於不用再作和尚了……
”令狐夜聽到老友的好消息,他也跟著高興,話鋒一轉,
他故作苦惱:“不過,你是得償所願,我可把她姐姐得罪透了……”

“怎麼?”事關鍾愛,穆宇軒忙問道。

“可能是因為塔西婭的關係,那鍾愛對你很不滿意,
她怪我向她妹妹透露你的消息,拍著我的桌子,
指著我的鼻子衝我大喊……”本來還心情大好的令狐,
突然就想起她嘲諷自己的話,心情一下子沉悶起來。

聽到令狐突然默不作聲,以為他在遷怒於鍾愛,
穆宇軒忙勸解:“這中間有個誤會,我已向鍾情解釋清楚,
她也會向鍾愛説明,鍾愛的不當舉動,你就不要怪罪了……”
他沒想到冷靜平和的鍾愛為了妹妹居然
會對合作方的老闆做出如此過激的行為,而以令狐的性格,
是絕不容忍任何人挑戰他的尊嚴,為了鍾情,他開口相救。

他打給令狐電話,正是為了鍾愛,未等令狐開口,
他又繼續説道:“我找你,還有件事,就是拜託你關照鍾愛,
她們姐妹因為我鬧得很不開心,我想主動一些,
讓鍾愛知道我的誠意,所以還得委屈你對她客氣些,
她有什麼不妥的地方,看在我的面上,
你就大人不計小人過,儘量包容她……”

令狐心中好笑,穆宇軒就算不開口求他,
他又捨得把她怎樣?他寧願自己痛苦也要還她自由,
他寧願自己痛苦也不願欺騙她的感情,他又能把她怎樣?……

應下順水人情:“那好,看在你的面子上,她的事,
我就不計較了,不過……”感到好笑,他調侃道:
“你怎麼不拜託我關照你的小美眉啊?”

“哈哈~,她就不用你代勞了,我自己關照就可以……
我讓她明晚搬到我那住,後天她會重回萬達……”

穆宇軒溢滿的幸福,電話另一端的令狐都有所感受,
聽得他心念一動,與所愛的人朝夕相處,
是不是一件很幸福的事,可那不正是自己所摒棄的嗎?……

正出神,又聽穆宇軒問:“你在哪呢?”

“醉愛,你過來吧。”

“好……”一個人想她也寂寞難排,索性去找好友聊天過得更快些……

停在鍾愛公寓樓下的邁巴.赫,向著醉愛駛去……

鍾愛回到公寓,放下胎教音樂,走進妹妹臥室,
床上沒有人,她便洗手去廚房準備晚餐。

自從發覺自己懷有身孕,自從決定留下這個孩子,
便開始改變自己,調整心情,忌煙,忌酒,適當鍛鍊身體,
每天不再吃酒店裏的工作餐,而是按照孕婦飲食營養要求自己做飯……

她要照顧好自己,她要生一個健康的寶寶,儘管孩子沒有爸爸,
但會有一個全心全意愛她的媽媽,以後的路還很漫長,
她要用自己的雙臂,為孩子撐起一片天。

妊娠早期的嘔吐反應已經熬過去,她要儘量為自己補充營養,
按照背下來的菜譜,鍾愛開始在廚房忙碌。

鍾情回家,聽見姐姐在廚房忙碌,心中愧疚,
匆忙換完衣服走進去,邊洗手邊説:“我幫你,姐……”

正在切菜的鍾愛隨口説道:“坐那麼久的飛機怎麼不在家休息……”
説完抬起頭看一眼妹妹,卻在看到她時,
被她臉上洋溢的動人光彩震得微一失神,手下一滯,
險些將手切到,低下頭繼續切菜,心念轉動:“你去見他了。”

姐姐的語氣雖然平和無波,但內容卻令鍾情有些羞澀,
輕輕點頭承認:“嗯。”

鍾愛的心情頗為複雜,即擔心又掛念,但事已至此,
她只能祈求妹妹不要受到傷害。

一邊陪姐姐忙碌,鍾情一邊將穆宇軒脖頸上吻痕的由來告訴鍾愛,
鍾愛聽後只點頭表示知道,不發表任何意見,
看得鍾情心裏七上八下,也不知姐姐究竟信是不信。

飯桌上,鍾情跟鍾愛商量:“姐,明晚宇軒想邀你吃飯,
他想同你見見面。”

鍾愛點頭答應:“好。”對方主動示好,看在情情的面上,
她也要儘量配合。

見姐姐答應得很爽快,神情也沒有任何的不妥,
鍾情緊繃的心思有了略微的放鬆,她就知道,無論她作何選擇,
姐姐一定會支援她,趁熱打鐵,她再開口:
“姐,宇軒想讓我回萬達……”

鍾情向姐姐提及這件事,還是有些慚愧,
畢竟當初在她四處尋找工作的時候,是姐姐給她提供的這個機會,
現在項目還沒有結束自己就要離開,恐怕會惹姐姐不高興,
可她是那麼迫切地想回到宇軒身邊,權衡之後,
鍾情還是順著自己的心意,硬著頭皮提起。

鍾愛其實根本不介意妹妹去哪工作,
只是妹妹突然提出來令她有些意外,可轉念一想,
自己已經向詹路卡遞交了申請報告,
他也同意六月初之前將自己調離,
與其那個時候費力地向情情解釋離開的原因,不如現在任她走,
到時崗位調整的藉口也會充分一些,當下也點頭答應。

看著姐姐略一怔愕便再度同意,鍾情非常感激姐姐的通容,
低著頭,不敢看她,拋出最後一個炸彈:
“姐,我想……搬去和宇軒……同住……”


【感情】擒不禁的愛(1)
【驚悚】我身邊的恐怖經歷(1)
(1)媽媽~請您原諒別人的女兒 !!
(2)戒掉吧!教你熬過戒菸首5天!
(3)方太太的秘密 是誰說了出去 !
(4)一瓶價值150美金的深海龜油,導遊小姐竟有辦法讓所有人買單 !
感謝您的支持~更多精彩好文就在~好心好文專欄!!
歡迎訂閱收看 好文章不漏接
(點擊圖面 開始訂閱)
想一想,你一天讚美了幾個人,有的人可能以為讚美就是吹捧,就是拍馬屁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